关闭 asdsadsadsadsadsa
如果您觉得老司机开车啦好请告诉您的朋友, {756433.com} 备用网址发布 请收藏!
  • 【荡女传】
【荡女传】  公元2003年5月5日,晚风习习,陈丽丽胸前抱着一摞复习资料走在回家的路上。她今年18岁,是市第五重点中学三年级的学生,还有二个月就要考大学了。  本来,她们学校是半封闭式的管理,每两个星期放一次假,平时每个学生都是要住校的。但是,陈丽丽所在三年级2班和3班今年新来一个班主任——王晓云。她对校长说,临今高考学生的心理负担太重,为了缓解学生的压力。在临近高考的前二个月就不要让她领的两班学生上夜自习了。  因为她有「特级教师」职称,另外因为她是在旁的学校中带毕业班有不凡的升学成绩,是被第五中高薪请来的。所以她这个不合常理的要求竟然被学校答应了。当然最高兴的莫过于陈丽丽她们这两班的学生了。每天被沉重的功课压得喘不过气来,现在终于可以轻松一下。  陈丽丽的家距离学校很近。  出了学校往东走顺着校边的一个湖的环湖路有1000米就到了,那是一群别墅样的小区。小区内每户人家都是一座小小欧式小楼,虽然不大可是前后左右的人家都是这样,就有许多的空地。上面种上花花草草,就像公园似的。环境优美。可比鸽笼似的公寓楼强上百倍。  陈丽丽走在环湖的马路上,迎着五月的夜风。不时有垂柳的柔枝随风轻打在脸上。湖中倒映着一弯新月和路边的路灯,银光随着水波一波一波的荡漾真是如诗如画。  不过此时此刻陈丽丽的却无心欣赏这风景。她正在想着心事,心烦意乱。不禁在路旁的一个石登上座了下来。刚才临放学好时,班主任「王晓云」来叫她去她的办公室。陈丽丽便跟随王晓云来到办公楼的三楼她的办公室。  「坐吧」王老师说,「喔,什么事啊,王老师」陈丽丽问,「丽丽,不上晚自习这两个星期怎么样啊?」  「王老师,您放心,每天我回家也要复习的」「不是问这个,我是问你,我这个办法行吗?高兴吗?」  陈丽丽一听就笑了起来:「王老师,您不知道,我们学生没有不夸您的,说您就是我们的大救星。」  「是吗?」  「当然啦」  陈丽丽是一个活波的女孩子。而且学习很好,平时就各王晓云班主任关系不错,而且她妈妈就是这所学校的校长,所以她是有说有笑,毫不拘束。  「既然如此,我有一件事要说给你听,不过,你先要答应我保守秘密」王晓云说道。  陈丽丽心想,「莫非,还真是那件事不成」口中说,「什么事啊?还挺神密啊。」  「你有男朋友吗?」  「啊哟,王老师,不是想要我的命吧?,」  「哈哈,瞧你说,我不说你在谈朋友。我是说,那个少女不怀春,你有中意的男孩子吗?」  「王老师,您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你们马上要高考了。心理压力太大,这可对考试不利,为了你们能放松下来。我想组织你们男女生来个配对游戏,」  陈丽丽心说,「我个事我可早知道。我这几天尽等着你说来着。」  口中却问,「怎么回事啊」  王晓云说,「说白了吧,就要你们做那种男女之事。明白吗?,我想你也懂的。现代的男女都早熟」说着还「哈,哈」的笑了两声。  接着说,「放学了,你回去吧,你回去想一想,如果你想要的话,改天我问你时给我话。如果不愿意,也没关系,不过老师对你不错,你可不能对乱说,」  「老师,你相信我才对说这个,我岂能出卖你,我考虑一下,我先走了」这件事陈丽丽是知道的,因为两个星期前。不再上夜自习了,她回到家,吃过饭回到自己的卧室。一看她的电脑又搬回来,心中大喜,冲出房间冲她妈妈喊到「您太伟大了,」  「瞧你高兴的,我这是配合你们王晓云老师的减压教育法。不过不要玩到太晚啊。」  「知道了」说罢又是一阵风似的回到房间,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从一上三年级就没打开过自己的电脑,平时,只能偷偷的到网吧玩上一小会儿。  噫,这桌面上这两个IE怎么回事,《淫乱之家》,《姐姐的房间》啊哈,黄色文学,可是,这怎么回事啊,一定是爸爸或妈妈上网看的,看后忘了删了。  不过,不能啊。  我妈妈是我们学校的校长,我爸爸是会计师。两个知识分子,怎么会看这种无聊的东西呢。删了吧!嗨!等一等,我看一看再删吧。  陈丽丽打这两篇文章,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一跳。心说,这都是什么啊,多大胆子啊,不是什么「大鸡巴」「小骚穴」,这怎么还有姐姐弟弟,父母乱伦啊。这能是真的吗?。  心虽然是这样想,但是,看着看着,就觉的自己的身子发热起来,竟然幻想有一只鸡巴在干自己的小穴一样。感觉,就像上面写的哪样,小穴中竟也流出水来。  陈丽丽伸手往自己的内裤中一摸,不觉羞的面红耳赤。连忙把那两篇色文删掉,心说,这种黄色垃圾就是历害。也无心再玩了。  放了一张CD就洗澡去了。洗过之后,上床睡觉。她正值少女怀春的年龄,对男女之事也早已明白,只是平时功课紧张。学校以管教的紧。一颗春心都压抑着,不得显露,如今这两篇色文看下去。竟睡不着了,一会儿想,这是谁看的留下来,是爸爸?妈妈?又觉得自己这样想自己的父母不太好吧。又想起学校中自己平时中意的和对她注意的男孩。翻来覆去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瞪瞪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想起昨天的事,陈丽丽还觉的脸上有些发烧,心中说,自己可是真是荡女,竟然想着让学校的男孩子干自己的小穴。然后警告自己,不得再想这种脏乱,羞耻的事情。  晚上回到家,又打电脑,本来一天紧张的学习过后,她早把昨天的事已忘的一干二净。可是电脑一开后,她发现竟然,又有两篇IE的文章在桌面上呢。看了名称一个是《校园记趣》另一个是《亲情》。不禁又恼怒,却又点欣喜……  荡女传2陈丽丽再次看到电脑桌面的IE色文,心中疑惑不解,「这是谁做的事啊,昨天还有情可原。因为电脑原先不在我的房间。可是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陈丽丽可不是一个愚蠢的女孩子。她在学校中的成绩是数一数二的,在大家公认的优等生。摆在她面前的这件事,她不用多费脑子便怀疑到了她的父母的头上了,因为这一天中不可能有旁人上她的家中来在她的房间中上色情网站的,除了她的爸爸,妈妈。「不过是爸爸呢?还是妈妈呢?她(他)为什么这样做?难道要我也按这种小说中写的和自己的爸爸,哥哥做这种羞耻的事不成。」  心中想到这禁不住要给自己一个耳光,心说「陈丽丽,啊,陈丽丽,亏你平时还自夸是一个纯情少女,同学和你谈论男孩子生气,今天你竟然想起这种事来了。」有心要删掉,却又不自觉的打了开来…  就这样,天天都是如此,陈丽丽看后把那些色文删掉,可是晚上回家又有了新的文章在等着。陈丽丽每天就在矛盾的心情中渡过——因为,她本不想再看,可是到临时又心庠难耐;再说,这件事明摆着不是她爸爸做,就是她妈妈做的,或是他们俩人都知道。  难道真要我做这乱伦之事不成,可是又觉得这种事最好连想也不要想。  但是,陈丽丽少女情怀本是在学习的重压下压抑着,却被这赤裸裸地色情描写撩惹起来。每天睡觉时,情不自禁的幻想那种男女之事。虽然心中极力对自己说,可不能想了,可不能想了。但是,越是要不想,那种文章描写的画面越是浮上来。  二个星期就在这样过去。  到了5月3号星期六。本来她们是两星期放一次假。但是从这上星期她们班就开始了王晓云老师的减压,理所当然的星期六也不用上学。陈丽丽昨天晚上又是看了两篇色文,胡思乱想。不过因为不用上学,所以9点钟才起床。洗漱后下楼来到客厅吃饭,却见她妈妈却也在。不禁一楞,说:「妈,您不是不放假吗?  今天您怎么在家啊!「  「我有事对你说,所以在这等你。马上我就要走了。」她妈妈——「周梅」  说。  「什么事,还要专意等我?」陈丽丽问道。  周梅沉默了一小会儿,轻声说:「女儿啊,这件事,你听后想一想。如果你不同意,就当妈没说过罢。」  「什么事,这么神秘」陈丽丽心却想到如果是要我去和爸爸做那种文章所写的乱伦之事我可如何是好呢?  周梅依然轻声说:「你现在是在王晓云老师的班上,王老师喜欢在高考的前放松学生,减轻你们的心理压力,虽然,依你的成绩无伦怎样,我都不会但心你考不上大学。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配合王老师。」  「当然了,妈,我和王老师关系可好了」「是吗?,不过你还不知道王晓云老师下面怎么给你们放松吧。她要给你们上一堂人生课,让你们成为成人,」「您说的什么意思啊。我都听糊涂了。」  「是这样,也许下周,或再晚一些,她就会找你们商量,给你们组织一个」  男女配对「的游戏请你男女生一起上床,这样来放松你们。」  「哎呀,您说什么呀。我不要听了」「丽丽,你今年已经十八岁了,男女之事,我想你也明白了。那个少女不怀春」说着笑了一笑「妈妈,也是从年轻时过来的。」  「您是什么意思啊,给我说这个,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王老师给说的。」  「不是王老师说的,是你哥哥。」  「我哥哥?对了,他考学时是在阳光中学,那时王老师在那里教他。」  「是的,当时他就是这样回家给我说的,问我怎么办好?」  「你怎么说,还有爸爸怎么说的」「丽丽,我问你,你那电脑中的色情小说你看了吗?我想你是看了,谁没有好奇心呢,那是我和你爸爸给你放的」陈丽丽俏脸一下红了起来,并没答话。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让你看这吗?,因为你哥哥知道你在王老师的班上后,给我们写信,说并不是怕你去参加王老师的活动。但是他说他爱你,他要你把你的第一次给他。」  陈丽丽的脑子只觉的「嗡嗡嗡作响」心中这几天的疑问全明白了,心想这叫什么事啊,我哥哥他竟然给自己的父母说要干自己的亲妹妹。而我的爸爸妈妈竟然还帮着他,给自己的女儿看黄色小说来引诱她。  「丽丽,我都给你说了。你想一想。无论你如何做,没有人会怪你。我,你爸爸和你哥哥会永远爱你的。」  周梅给女儿说过事之后站起来向外走去。就要走到客厅的门口了忽然以回来对陈丽丽说,「哪些小说中写的事有时也会发生现实中的,不然,就不会有这样的小说了。而你哥哥干的第一个女人,就是你们的妈妈——我!好啦,我要上班了。女儿啊,其实给男人干真的很爽的。比书上写的还要爽。」  周梅走了留下满脸错愕的陈丽丽。陈丽丽一句一句的想着妈妈给她说的话。  尤其是最一句说他亲哥哥竟然干了自己的亲妈妈。  这一番话比这几天来看的色文更加有力的冲击了她。她只觉得浑身发热,面红耳赤。又想起自己的哥哥——陈仲强来。  陈仲强比陈丽丽大6岁,现在已经大学毕业,在临近的一个城市里工作,长得英俊潇洒。其实,在陈丽丽的少女情怀中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就是像她哥哥样。  不过这时她想得却是平时宠自己,爱自己的亲哥哥却要和自己上床,要干自己的小穴。  他要怎么干我呢,就像那小说写的那样…我答应不答应呢。眼前却像浮现出一幅画面:哥哥剥落自己的衣服,揉搓着自己的乳房,胯下鸡巴一进一出的冲击着的小穴。陈丽丽想是这样想,不过她想象她哥哥鸡巴的样子还是借鉴教材上画片,才想象的出来。因为她长到18岁可没见过男人的阳具。要见也只是见过穿开裆裤的小男孩的小鸡鸡。她连色情VCD都没看过。  荡女传3星期六,星期天,两天陈丽丽就胡思乱想中过去了。她妈妈周梅这两天也没在提这个事。  今天星期一刚才放学王晓云老师果然提出了那个所谓的「男女配对」游戏。  陈丽丽现在坐在湖边的石登上正在前思后想这两个星期来乱事。心中争斗,不知如何是好,一边是想,还是规规矩矩做个清白少女的好,一边却又是想,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干脆放荡自己做一个浪女,且去享受人生再说。  陈丽丽正在苦恼不已,忽然听有人叫她「丽丽」吓了她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好朋友,同班的同学张玲。本来她们关系要发是一同上下学的可是因为今天陈丽丽和王晓云谈话的原故,忘了。  「你怎么还没回家啊」陈丽丽问,说着抬腕看了看手表,「已放学半个钟头了」「刚才王老师叫我说一点事儿」,张玲说「喔」陈丽丽心中想难道王老师刚才也对张玲说的了。不禁问道:「什么事啊?」  「哈,哈,你还装,不要做什么清纯少女了。刚才,你从王老师的办公室出来。我看见了,你走,我去,王老师才对我说的这个事。难道,她会不对说。」  陈丽丽一听就明白了,这件事现在又有张玲的一份。:「是的,不看我正在烦着呢,这是什么老师啊,把学生往邪路领。」  「不是吧,我看是清纯少女春心花动了吧。所以烦恼,不然,如果你对你的校长妈妈一说什么不结了。王老师立马就的走人」  「王老师,平时对我不错。再说这件事又不是强迫。我怎么可以出卖她!」  陈丽丽嘴中如此说,心中却想「这事我妈不但知道,还要我配合。不过先要配合一下我亲哥哥,大概之后我亲爸爸恐怕我也要配合一下,不过我爸爸说真的还真是女人的所爱,白白净净,文质彬彬。48岁的人还像30刚出头一样,和妈妈一样,妈妈也是48岁。可是就是不见老。」  噫,哥哥干妈妈的时候不知如何想的。「张玲,你是不是要去和男孩子配配对啊?」陈丽丽笑嘻问张玲。  「今天怎么了,丽丽,你平时不开这种玩笑的」  「没什么,你是我好朋友嘛。开个玩笑。」陈丽丽脸泛红晕,幸亏是光线较暗看不出。  「好吧,丽丽,你想不想去呢。对我说说,我保证保密。」  「你先说你吧,」陈丽丽说「我刚才就想好,我一定要参加。我要好好乐一乐,放松自己。」张玲答「你真得要去和那此男孩子上床,睡觉?」陈丽丽吃惊的问「当然了,丽丽你是我的好朋友,今天我告诉你件事,你一定要保密。做得到吗?」  「张玲!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相信我吧。」  「丽丽,我告诉你,我早被男人干过。而且到现在有多少次都数不清了。」  陈丽丽沉默了一会鼓足勇气问道:「张玲,让男孩子干,真的像小说中写的那么爽嘛?」  「你竟然也看这种黄色小说啦?,我告诉你,比上边写的还要爽的很,那种滋味,感觉,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黄色小说的笔墨岂能形容的了呢。」  陈丽丽不禁问道「你能给讲讲是怎么干的吗?」  「哈,我的大小姐,你是春心大动了。好吧,我讲给你听,谁让我们是好朋友呢,不过下面这都是我的真事,你可要替我保守秘密。而且以后答应给我做一件事」「什么事,我做得了吗?」  「我还没想好,不过,一定是你自己愿意就做到的事,你放心吧!」  荡女传4张玲说:「我现在给讲我的第一次吧」。  你知道我家的事。我今年和你同岁,有一个姐姐比我大8岁。结婚两年后,生了一个小男孩,不料我的姐夫却在给我的小外甥过满月时那天出车祸死了。  陈丽丽你有一个漂亮的妈妈,可是我的妈妈却在我十三岁那年就去世了。我爸爸伤心之下,全心全意的经营着他的哪间小工厂以抚育我们姐妹两个。在他的苦心经营之下,生意也不错,所以我们家的经济还是不错的。住得也舒服。比你们那个小楼也不差,还有一个小小的院子呢。  我十五岁那年我的姐姐出嫁了。从那以后我发现我的爸爸晚上三天两头总要领一个个长得娇娆的女人回家。我已经地男女之事朦胧的懂了一点,知道,爸爸是领的不是好女人,是做鸡的,因为爸爸总背着我。可是,越是这样,我的好奇心就越大,我总想亲眼看一看他们做什么。  这一年的夏天,学校放暑假,这一天我和爸爸吃过晚饭,他出去了,我回到楼上我的房间,看了一会书,听到楼下有响动。从窗子外院里看去,见爸爸又领来一女人,看模样有20岁左右,蛮漂亮的。他们一前一后进了房子。我再也坐不住了,心中有一股强烈的欲望,促使着我要我走下楼来。  我悄悄的来到院中,庭院中灯光已经被爸爸关掉了。我在黑暗中走向爸爸房间的窗子,他的室内灯火通明。也许是爸爸从来就没想到过有人会偷窥吧,也许是上天要方便我,透明的窗玻璃后的窗帘有没有拉严,留下一丝缝儿,使我正好从外把里看个一清二楚。  我蜷缩在窗下往里窥探屋中的一幕使人血脉喷张的活剧。  他们两个坐在沙发上,爸爸的双手在那个女人的衣服下,我看得出他正在使劲的抚摸她的双乳。她好象庠的受不了,咯咯直笑,浑身乱颤。爸爸又用舌头去亲她的脸狭,耳根。看样子她更是受不了。浑身都笑的缩成一团了。  她说话了,「不要急,等一下慢慢来嘛,一夜的。」一双媚眼却挑逗的瞟着爸爸「让我喝点东西,一会我就会让你爽呆的。」  「冰箱中有,饮料,啤酒。你随便拿吧」。  她站了起来走向冰箱,我的爸爸也站了起来跟在她的身后,从后面把她那短短的牛仔裙挽到了她的腰间,一个浑园的屁股露了出来。一条就像细丝带似的三角裤从她的细腰伸下来勒在她的屁股沟里。而两边雪白,丰满的屁股却是毫无遮拦的在外边随着她的走动来回扭摆着。  她拉开冰箱,拿出一罐啤酒。用右肩头倚着冰箱,挺起她的屁股,迎合爸爸抚摸的双手。一边拧转上身,边打开啤酒,边对我爸爸说,「会干的男人,都夸我的屁股,又白,又嫩,又圆;你看怎么样。」  「真是太美了,我想从后边干入绝对很爽。」爸爸一边说,一边把她那小小的底裤往下扯。  她呢,扭动着屁股和一双修长、白晰的双腿让爸爸把底裤脱了下来;「嘿,你一定干过不少女人了吧。这么有经验。来,就这样!我们先干一次,大家爽爽!」  爸爸脱着衣服,「我可没见过你这么急的小姐,」她喝了一口啤酒;「我可不专职的做这个的,我还上着大学呢。」  爸爸好象并不吃惊,但是也有一点意外的表情;「我听说,有这么回事,可你长得这漂亮,看你的穿戴也不缺钱,为什么出来做这个呢?」  「我浪啊,我喜欢男人干我,喜欢的上瘾!我爱那种爽的滋味。我并不是为钱,今天我在酒吧中和你出来,我跟讲钱了吗。」  「今天,你不给我钱,我也和你干。因为,我一看见你就觉得有好感,你风度,潇洒。」她咯,咯自己笑了两声,「和你老实说吧,今天你不去泡我,一会儿,我就会泡你的,哈,哈」这时爸爸已经脱的光光的了,小腹下面的鸡巴硬硬的向上耸立着。  第一次看见男人阳具的我是面红耳赤。爸爸用手拍了拍那女人的屁股,「别在这里干了,你在站着会不太舒适的,」她便走向了沙发,爬在上面,小腹放在沙发左边的扶手上,双腿在沙发外,正好又是将她的屁股高高的举起。  「来吧,快来干进来。我下面已经流淫水了。我现在好想要你的鸡巴,」她用颤声的浪语说。  爸爸来到她的身后,站在她的双腿之间两手用力的向外分开她的两片屁股。  然后,小腹向下一缩,将粗硬的鸡巴对准了她的小穴,屁股一挺——便全根尽入了。  「哎…,好爽…」随着鸡巴插入小穴,她好象得到了无限的满足,本来伏在沙的头猛的扬了起来,口中发出浪语。「用力…,好的…太好了…」  「你这个小浪女…,我要把你的骚穴干烂…,干死你…」爸爸用力的将他鸡巴在女人的小穴中进出着。  「啊…干死我吧…,我就是要这种死…,我的小穴…好爽啊…啊…不,我浑身都爽呆了…」  「你的小穴也好美啊,夹的我的鸡巴好爽,真是好穴。好过瘾啊…」  「美!你就很着干吧,……我爱你的鸡巴,……把我的小穴干烂吧,……我只要爽,……我也要把你的鸡巴夹烂。」  他们一边进行这种他俩都爽歪歪的肉博战,一边互相说着浪言淫语。我在外边觉得自己浑身发热,我的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在发热。恨不得把所有的衣服都脱去才好。他们大约进行了有20多分钟,这时,爸爸突然,停止了耸动,将鸡巴从小穴中抽了出来,把那女孩的头拉到自己的鸡巴前。  他的鸡巴在自己颤动着。上面粘满粘稠发亮的液体。一股精液从鸡巴中喷薄而出,洒在女孩的脸上,她见鸡巴喷出了精液,急忙用嘴把鸡巴吞下。  爸爸捧着她的头,脸上一幅极大满足的神情。女孩舔了一会鸡巴,把一个软瘪的鸡巴吐了出来,不过却是干干净净的鸡巴。我看着他们以在一起搂抱了一会儿,双双走进了卫生间。  我站了起来,回到楼上我房间,躺在床上,眼前尽是爸爸和那个女人赤裸裸的鸡巴干小穴的情景,耳中是他们那让人心跳加速的话语。我在床上翻来滚去,却是不要自己去想它,它是浮现在眼标,耳边。  就这样,我的一只手在不知不觉中抚摸着自己刚刚发育起来的乳房,另一只手却在我的小穴外来回的摩挲……终于,一只手指进入了…我第一次手淫了……  我一边用自己的手指干自己的小穴一边幻想一个男人用他的鸡巴在狠巴巴的的干我,就像刚才爸爸干哪个女孩一样…在手指在小穴中搅动给我身体一种又麻又酥的感觉,就好象波浪一样从我的小穴为中心一圈一圈的淹没了我整个身体……淹没了我的理智……我的思想……终于,就像响雷过后的暴雨,一股温热的液体从我的小穴深处涌出,我的身体在这极度的麻庠,舒爽的快感再不想动了,也不能动了……  从此以后我沉迷于这种邪恶的嗜好中无法自拔…我总是不觉得走向爸爸的窗下去偷窥;躺在床上就会手淫;看到男生就会去想象他的鸡巴的样子…并在幻觉中让他的鸡巴插入我的小穴中…就这样,我的小穴中每天都是湿淋淋的…  荡女传5终于,在这个暑假快要结速的一天。当我目堵了爸爸和哪个女人(前文说过这个女人不是做鸡的,是一个疯狂追逐身体欢愉的浪女—这正是本文的主旨;她也是放暑假从外边的学校回家的,遇到了我爸爸,他们在一起大概干的太爽,这么多天爸爸都是和她在一起)又一场赤裸大战后(作者说明,我只是想写一个让自己和读者兴奋的淫荡故事,我不想写的过于复杂。所以,张玲爸爸的这个性爱对像,就是现在,张玲和陈丽丽的老师—王晓云。提前交待给大家,我如果能把这个故事写完,我会让它连成一体的),我再也不能压抑住我狂热的心,炽热的身体…我悄悄的离开家,迎着夏夜凉风来到大街上。  刚刚九点过一点,大街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我没有心思享受这习习凉风,我身心的狂热不是这风能吹散的,我要找一个男人,我找一根鸡巴来干我的小穴。  就这样,我在热闹的夜市上慢步着。不一会儿我就发现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我长的很漂亮,身体也已经凸凹分明,十分招惹男人的目光。可是我从来没勾引过男人,我不知道如何去做…。  我总不能冲着注目我的男人大喊;「嘿!来干我,我小穴发庠,」我渐渐的走到了学校边的湖边,湖边虽然也有路灯,但是却不太亮,所以这里有些黑暗,垂柳下更是黑暗。  我从马路上慢慢的走向湖边,等我的眼睛适应子这暗暗的光线。我发现这里原来是情人的天堂,成双成对的男女,或站,或坐,在垂柳下,湖边的栏杆上,搂抱,亲吻。我在远处甚至看到了对男女在干着那种事,我不敢进前,远远的只看到女人靠在树上,一条腿在地下站着,另一条腿盘在男人的腰间,那个男人的双手好象是在抚摸女人的乳房,而他的屁股却在一前一后的挺动。  本来我就已经骚的忍耐不住了,这样情景更加剌激了我发骚的身体,我不能再看下去了。我一边羡慕着那些幸福的女人,一边远离他们,来到一个四下无人的地方。对着湖水瓞在栏杆上,凉风从湖上吹来,将我的头发吹散了,可是我的眼前,尽是晃动着赤裸裸的身体,粗硬的鸡巴…  我正迷糊的乱想,想着有个男人正在用力的干我,耳中听到轻微的脚步声,我猛然回头,一个男人已经来到了我的身后。我转回身来,那个男人却猛的按在栏杆上;「小妹妹,你一个太寂寞,让我来陪陪你吧,」一股男人特有气息扑鼻而来。  我用手去推他,「放开我,你快放开我。」这是我本能的反应,促使我这样做的。「我朋友一会就来了。」  「哈,哈,你一个人来的,又一个人站了好长时间,你还骗我。」  「你不放手,我要碱人啦」一柄明晃晃的小刀贴在了我脸上,「小妹妹,我不敢杀人,不过,我可以割下你鼻子,不知道你这漂亮的小脸上没了鼻子还美不美了。」  「你要做什么?」女人都是好明知故问,而且好装淑女,本来我正愁没男人呢,不料从天上掉下来一个,而我却还装蒜。  「也不做什么,我们两个无聊的很,找小妹妹说说话罢了。」  我这时才发现在20米远还有一个人,他不住的左右看看,又望望我们,大概是在放哨。而我眼前的这个男人,我也看清了,其实只是一个大男孩。大概有19,20岁左右。高高的身材,有一米七八,比我高二十多公分。模样也比较秀气,不像现在的小流氓—他并没有色彩斑斓的头发。  我的心中已经喜欢了他,要让他来干我了。可是,却还有一人怎么办呢。难道,头一次,就要让人轮奸吗?管几个人呢?愿上就上就让他上吧,刚才不是还急不可待的吗?再说,我自己不同意,他们俩个愿意吗?  「我好怕呀…」  「怕什么呀,小妹妹,我不会弄痛你的」他说着,把小刀收了起来。用手捏了捏我脸蛋。又摆手把另一个召了过来。那个人走了过来,他个子较低,样子也比较瘦弱,看样子年龄也比刚才那个小一两岁,他仔细的瞧了瞧着我;「强哥,没想到这个小妞很漂亮啊,说着,一伸手,便抓住了我的一只小乳房,隔着衣服揉搓着。」  平时,我自己手淫时,也常抚弄自己的乳房,不过,却没有这样的爽。  因为,他的的手抓住我的乳房揉搓时,我就好象被电击一样,一道强烈的酥麻的感觉从我的乳房扩散到全身。  以前这样的感觉只是在手淫的高潮时才会出现…  荡女传6「不要这样,你们要做什么…」  「小妹妹,大家玩一下,不要怕,一会儿你就会很爽的…」叫做「强哥」的人笑嘻嘻的说着,而一只手却将我的上衣的下摆从我的裙子中拽了出来,然后把手伸进我的乳罩下,抚摸起我另一只乳房,「好好玩的小奶子啊,嗯…又滑…又软…不过还挺挺…里面有一块硬梆梆的乳核;摸着好舒服…。」  那个小个子也把手伸了进来;「强哥,真的好玩…太爽了…」正在这时,他的口袋中响起电话的玲声,他离开了几步远,拿出电话接通了,也没听清他说的什么,他便又挂掉了。「强哥,真倒霉,我家里有事要我马上回去。」  「那怎么办?我一个人」  看来这个强哥也没做过几次这种事,剩上他一个人,他便觉的有点胆怯了。  小个子听了犹豫了一把年纪下,「我真得要回去,不然老爸一定会把我的腿打折的」说着一拉强哥离开我身边,小声对他说了几句,便转身离去了。  强哥回到我身旁:「小妹妹,今天你走运…我们有事不陪你了…不过,你回家可不能对你的家人说,不然,看…」说着,又亮出了他的小刀。可是我却听出来了他的底气不足,再说,那小刀我现在也看清了,不过是一把普通的水果刀。  看来这个强哥和那个小个是第一次上街,强暴女孩子,不过到现在还是未遂。那个小个也是一个乖乖仔,老爸一个电话,赶快回家。  强哥说完就要转身走,我想,我可不能让这送上门的帅哥跑掉,不然回头我怎么办,我的小乳房还想再被抚爱一会呢。哪滋味可真是美妙。  这时那个小个子已经走的过了。我急忙拉住他的手,并顺势放在我的乳房上—我先享受着这味道:低下头低声的说,「哥哥,别走…」  「你想怎么样…」他一下子没有回过神来「你刚才不是说要陪我玩吗…,怎么要走呢」我心想,干脆,我大胆一些吧,反正没有旁的人。别人以为我们是一对,谁能想到刚才是他要强奸我,现在是我勾引他。  「原来,小妹妹你想男人了…」他回过神来,手也立刻不老实起来,又摸又捏的。  「不是…,哥哥,是你长的很帅嘛…;」  「别不好意思了…,你是在发骚…是不是…」他一脸的坏笑。使我不由的生气。推开了他的手。  「胆小鬼,想女孩一个人又不敢,」我一句话竟然说的他不好意思起来,扭捏着说不出话来。看的我心里可乐,笑出声来了。他一见我笑,也笑了,又用一只手搂抱着我的细腰,一只手伸进我的乳罩下面…  「我是第一次嘛,现在想起来,真可怕…万一今天不是你,而是另一个,她要是大叫起来,可怎么办…」他将我转了一个身,他倚在栏杆上,我靠在他的身上,他解开我乳罩上的搭扣,双手一手一个把玩着我的乳房,这样更剌激了,酥麻的感觉从乳房扩散到全身,又从全身聚集到我的小穴处…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干这种傻事?」  「我们俩刚刚看完色情VCD,一冲动,就跑出来了,刚才什么也不顾了,你的小奶子真好玩,」  「好哥哥,你摸得我难受死了…」  「好妹妹,这不是难受,这是舒服痛快,恐怕我不摸,你才真的难受呢?哈哈…」一阵坏笑,使劲地揉了两下。  一只手滑进我的底裤内,伸向我的小穴…  「我的骚妹妹,你的下面好多水了耶…」这我当然知道,心说:刚才没你们时就好多水了,现在你揉的我这么庠,当然更多了。  「你坏死,摸人家下边,哎呀,别抠……啊,你的手指进去了……我……好爽……」这是我的小穴第一次被男人的手接触,他用整个手掌在我的小穴外摩挲了两下,一根手指插入小穴中,随着他的手指的进入,我来一次高潮。  我全身无力,躺在他的身上,随便他玩弄着,我的身体…「哥哥…你摸吧…  使劲摸…刚才,我好爽…好舒服啊…「  「小妹妹,还是处女吧?」  「嗯…你好象有经验…我的帅哥哥…你和…和…和…别人干过。」  「好多次呢,」「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  「你有女孩,为什么还要出来强奸别人呢。」  「当时太急嘛,再说,还有小刚和我在一起?」  「你俩干一个人嘛,哎呀…好麻…」,我放浪的说。他在我小穴中的手指,使劲捅了我两下。  「你的小浪穴可以,我们俩个干烂你,但是她的不行」。  「我的也不行。」我急忙的说,接着又问:「她的为什么行,她是谁啊?」  「是…」他正要说,却蓦然停下。「我给你说这个干嘛,你是勾引我,请我干你的」「谁让你干…干我了,是你想强奸人家…」  「好,好,别说了,我的好妹妹,你的身体摸着真爽,软绵绵的,没骨关似的。」  「我可是头一次让男孩子摸啊…」  「处女,我更爽了…小妹妹你是处女怎么也浪的勾人呀?」  「这个吗…我也不能告诉你…。什么东西,硬梆梆的,顶在我的屁股上,」  我喘着气低声问。其实,我是知道的不过,为了装清白少女嘛。  「我的小弟弟,全告它让你爽呢…」说着,我听见一声拉链响,接着,那个硬梆梆的家伙便来到了我的大腿之间,火辣辣地荡着我的大腿根处…。  强哥拉起我的一只手,让我握住了他的鸡巴,第一次摸这个玩艺的我羞得面红耳赤…却又不舍得放手。我呓语似的说「哥哥,你的…好大呀…好热…」  「我受不了,我要干你…我要干你小骚穴…」他把嘴贴在我耳边一边说着,一边抱着我转过身来,让我面对湖水,压着我的小腹贴在栏杆上。然后又撩了撩了已经是在他的鸡巴之上的裙摆,又将我的底裤往下拉扯…我扭摆着双腿,让他顺利的脱了下来…  「哥…哥…你慢一点…我怕痛…」临阵的心理有些忙乱,其实我的处女膜早被自己捅破过了。  「好妹妹…别怕…不会痛的」他的双手分开我的两瓣屁股,那硬梆梆的鸡巴慢慢的顶进了我的小穴。我感觉他鸡巴比实际更大,因为它撑得我的小穴好涨,小穴有一种被撕裂的感觉…原来处女膜并不全部的问题…  「哥哥…呀…我的好哥哥…轻一点…噢…」他的鸡巴已经进去一点了,所以他的双手也不再掰着我的屁股,一只手又握住我的乳房,另一只手压在我小腹下不时的揉一我的阴毛,一会儿又在我的小穴口前搓一下。而他的腰却拼命的压着我,以把他的鸡巴塞进我小穴……终于他湿热的小腹紧紧地贴在了我圆美的屁股上,他的鸡巴已经全部插进我的小穴,我的小穴紧紧的夹着他的鸡巴…  「好美…啊…好妹妹…你的小骚穴好紧…夹的我的鸡巴…要烂啦…好爽…」  他微微的喘着气说。  「你撑得我的…好涨…还有点痛…不!,还痒…啊…爽……」  「小浪妮…一会儿我会干得你……你还要爽…啊……我也爽啊……我爱你的小骚穴…我要干你…;干烂你…;」说着把鸡巴向外抽出来。  我感到,他那鸡巴的大头紧贴我小穴的肉壁向外拉了出来,我小穴中的淫水被带了出来,顺着我的大腿流下…像电击一样的酥麻,酥爽随着他的鸡巴头一环一环的剌激着小穴的肉壁……又像平静的湖水落下一粒石子,荡起一圈一圈地涟漪,从小穴扩散到全身…我无力动…也不想动…只想享受这酥…麻…爽的滋味…  「我的…好哥…哥…呀…妹妹爽……爽死了……」我无法自控的浪语。  「我也是」  他继续慢慢的抽出他的鸡巴,一边给我说,听的我又羞臊,又是激动,却希望他别停下来一直说着…  「你的小穴…不但夹得我好舒服…里面的肉也磨的我好爽…我真是爱死你的小穴了…;」鸡巴慢慢地出到了我小穴口,只有我的两片阴唇包着它。强哥的双手从我的双乳滑到我细腰,掐着它。  猛地,他的腰一耸,那根粗硬的鸡巴,精暴的冲开刚刚闭上的小穴,一插到底…随着它猛烈的进入那种麻,酥,爽像一条火线一样从我的小穴口一直到小穴深处…深入我的花心…我的心里…我的骨头里…  一股尿意从我的小穴深处涌出……我又高潮了……我觉好象有流不尽的淫液从我的花心涌出,涌向小穴中…我整个人都好象飞上的云端…也没有什么麻,什么酥;只有说不出爽…说不出的快乐…自在…逍遥…  「哥哥…我死了…我被你干死了……」  「我…我就是…就是…要干死你…」他疯狂地抽出…又插进…再抽出…再插进…每一回合都把我推向更高的云端…………  (七)  「真是这样吗?真这样…这样爽吗?」陈丽丽问。  「嗳…比我说的还要爽,还要痒,这种事本是无法描述的。」张玲说,「看我说的自己又痒了…,下面湿了耶…,你怎么样。」  「我…我觉得有些潮…」陈丽丽通红着脸说,心中想:你把你这种事都给我讲了,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便大胆的说了出来。  「当然了…只要是正常的女人听了这种事都会这样的,何况我又给你说的如此详细,哈…哈…」张玲搂抱着陈丽丽嬉笑着。  陈丽丽听得全身赤热,心中恨不得也去尝试一下那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爽法,心中思量:「我要不要把我的事告诉张玲呢,可是这哥哥要干我,这种事怎么说的出口…可是,我又拿不定主意;可是,我又真想让哥哥上一回试试。」  「你在想什么呢…看样子……还犯愁啊…」张玲看陈丽丽脸带愁容,问道。  「是啊,你又没有哥哥…」  「奇怪,有没有哥哥又怎么了…」  想到张玲是自己的好朋友,刚才又对自己讲述了自己的绝对隐私。陈丽丽这时下决心把这个难题告诉她,让她给自己一个主意。心想,「如果,她一听就惊讶起来,说这是乱伦,不道德的,那么这件事就算完,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做我的好学生。反正我哥哥也不在本市,张玲也不会出卖我的。」  「我给你讲了,你能发誓不告诉任何人吗?」  「什么事!瞧你弄得神神秘秘的,大不了你哥哥把你强奸了而已…我只是开玩笑。我发誓,我发誓。行了吧。」  「『大不了你哥哥把你强奸了而已…』」听得陈丽丽的心狂跳不已,决心已下,「我哥哥…我哥哥没有…不过他说他想和我…和我做那种事…你说说我怎么办才好…这可是我亲哥哥啊…我怎么办呢?」陈丽丽鼓足勇气对张玲讲述了这两个星期来,她的经历…她怎么看色文…她的妈妈又是如何对她说的;不过隐下了妈妈说妈妈自己和哥哥的事。  「哈…嘻…哈…嘻…」张玲听后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嘛…我这种事都给你说了…你还笑!别笑了!不然,我就不理你了呢…」陈丽丽急的站了起来。  「我不笑了,你坐下。」张玲又把陈丽丽拉下来,「我问你,你想么样?」  「我要想好了,也就不问你了。」  「我看你是想做,却又怕这是你的亲哥哥,这是乱伦…不能这样子…」  陈丽丽被张玲说中心理,沉默不语。  「唉,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哥哥多好啊,又英俊,又潇洒…」张玲有点出神。  「说什么呀?英俊,潇洒,你在我家看见过我哥哥像片啦?」  「唉,我要是有这么好的一个哥哥,他说要干我,我就会让他爱怎么干就怎么干,唉,可是我却没哥哥,想让哥哥干也做不成。」张玲幽幽地说道。  「这么说,你是让我和我哥哥去做…了?」  张玲转身面对陈丽丽,「刚才我给你说我第一次让男孩干的事。你知道那个男孩是谁吗?」  「这我怎么知道?你的小穴骚了,出来正好让别人干了。」陈丽丽的心理负担减轻了,心中已决定和哥哥做这人人都说奇妙,好玩的事。所以虽然红着脸,也还是说出了这放荡的话语。  「你敢笑我…」张玲伸手摸进了陈丽丽的裙子,「呀,好湿耶…小浪女…小骚穴…」  「别动…好痒呢。」陈丽丽急忙把张玲的手拉开,「上你的那个男孩是谁啊?」  「吓你一跳!他就你的亲哥哥——陈仲强。」  「不会吧?」  「这我会骗你不成,你以后一问便知。哎呀,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家了。」  「别忙,你先给我讲讲怎么回事?」惊讶不已地陈丽丽说道。  「这样吧,今天我到你家睡算了。到你家,我给我爸爸打个电话。」  「好呀,走吧。」  两个人来到陈丽丽家,和陈丽丽的父母打过招呼,给张玲的爸爸打过电话,吃了一点东西,来到陈丽丽的房间,躺在床上,张玲又接着讲了起来。  强哥第一下的冲击就把我送上了高潮,我整个身体倚在栏杆上,双手扶在左右,上身向后仰着,努力的将我小穴向外挺起…  (八)  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真是美妙啊…他一只手握着我嫩白柔软的小奶子,一只手握住我细小的腰肢,快速的挺动他的腰,他强壮的鸡巴粗暴的在我的小穴里抽动……  「哥哥…嗳…呀…哎…好爽…好美…我要死…了…真…爽……啊…啊!…」  我情不自禁,虽然是在这种场合,但我还是浪叫出来,因为如果我不叫,不呻吟,那种爽快就会把我撑破的…  「你个小骚B…小骚穴…我…我干烂你…干烂你…」强哥一边说,一边仍是飞快的插着我的小穴,我几乎受不了这般的爽法,粗大的鸡巴带给我一波一波的强烈的刺激,一浪一浪的冲击着我全身。「…男人…不!…是鸡巴!…我爱它…  我要永远被它这样干…「  「干烂我吧…使劲呀!…哥哥…爽…我爱你的鸡巴…干烂我吧!…好美啊…  啊…啊…使劲插…干到我肚子里去吧…哥…哥…我要把你鸡巴…吃掉…「  「叫…浪叫…我爱听,好妹妹…别停…我喜欢…听你的浪叫…叫的我鸡巴更硬了…我爱你这个小浪货…小骚B…浪穴……再叫…」  「哥哥…哥…哥…你…爱…听啊!……好…我就浪给你听…我也真的好想浪啊…浪也真好…爽得很…好哥哥…使劲干妹妹…干我的小骚穴…我的浪穴…干死我…干烂我…啊…爽得我受不了呀!…哥哥耶…」  他的鸡巴在我淫言浪语的剌激下更快而有力的干着我的小穴,我的小穴里这时已经是波涛汹涌了,有他的鸡巴刺激下分泌出的爱液,还有我高潮后从小穴深处涌出的淫水——我好像一直都是在高潮一样,全身止不住的舒服,一波波的快感从来就没有停下来。  由于我的小穴有了太丰富的淫水,鸡巴每一次抽出就会带出一些,顺着我的双腿流下…鸡巴的每一次插进也都带着一种「啪…啪…」的声响…这种淫荡的声音越发的让我淫浪起来…我真是应该早些出来找男孩来玩,好爽啊!  「哥哥…呀…呀…我爱你…爱你…爱你的大鸡巴…使劲干我…别停下…我爱大鸡巴……」  就这样从开始大约有二十多分钟,半个钟点强哥的鸡巴在我的小穴中不知疲倦的运动着…让我享受着这上帝赐给女人的欢乐…男人带给女人的幸福…  突然,强哥用两手使劲的抓住我的两瓣屁股,鸡巴就像疯狂般的抽动着,他的小腹啪啪作响的撞击着我的小肚子,在这十多下强烈的撞击下,我又一次高潮子。三次…还是四次…我也记不清我这个头一次被男人干的小女孩来了多少次高潮…我只知道,平时手淫没有这般舒爽………我好像从开始就在高潮中没有停下来…好爽啊!  强哥从疯狂中平静下来了,他喘着粗气紧紧的抱着我的屁股,他的鸡巴也好像努力要再往我的小穴深处探索…他虽然不再抽动了,可是那粗硬的鸡巴在我小穴一跳一跳的。我知道,他在射精,可是却没感觉到有精液,可能我的小穴中自己的淫水太多了吧…就这样我们两个谁也没有说话,紧紧的搂抱着…回味着刚才的激情…享受着现在的平静…  他为我整理好上衣——把我的乳罩给我戴好,衣服拉下来,真是个温柔的男孩。  然后,将腰往后一挪,把已经软下的鸡巴从我小穴抽出,用我的内裤把我的小穴里和腿上的淫水都擦了,放下我的裙摆才去擦自己的鸡巴,我看到他不知什么时候竟还带上了完全套。  「强哥,你还蛮细心,温柔的嘛,还会体贴人耶。」  「为什么这样说?」他整理好自己,又抱住了我。  「你不但为我清理身体衣服,而且还是先为我做。」  「这个嘛,」他笑了一笑,「我这样做习惯了。」  「和谁…」  「刚才我不是说过了不能和你说的嘛。」  「强哥,你的全名是什么?能告诉我吧?」  「你问这个干嘛?」  「我…我以后还想和你…和你做嘛。」  「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妹妹。」  「好,我先给你说吧。我叫张玲,在市五中一年级二班上学。该你了。」  「我叫陈仲强,在外地上大学。」  「小妹妹,你怎么会这么荡啊?」  「你嘲笑我?」  「不是这个意思,我能干了你这漂亮的妹妹兴奋还来不及呢,我光想让你荡呢,你要不发荡,我能干你吗?只是我想听听,」  「好哥哥,你还想干我吗?」  「当然!你的小奶子,又滑又嫩,小穴又紧又热,还好多水,干起来好爽。  我真想天天都干你一顿才好呢。「  「今天我是头一次,就给了你,哥哥,你把我整得好舒服,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我还想要。」  「小妹妹,你可真行。不过,已经快十一点了,如果有值班的警察来了,就不好了。」  「哥哥,把我带回我家好吗?」  「当然好了。」  「那你能把你和别的女人的事讲给我听吗?」  「你怎么一定要听这个呢?」  「我想听听别的女孩是不是和我一样的骚嘛!我的小穴都被你干过了,我只不过想听听那个女孩的事,你也不讲。你放心,我不会对别人乱讲的。」  「她可不是女孩子了。我告诉你听,你要保密,这是不同一般的事。」  「你放心,等会你到我家干我时拍一些照片,如果,我没听你的话,就把它散发。怎么样。我说的事空口无凭,谁也不相信。你却有干我的照片。」  「你这小荡女,自己想拍照片,却找这么个理由。」  「走吧,到你家,先看看你以前拍的。再把你干的爽歪歪的。哈哈…」  「哎呀…你坏死了…干人家还说便宜话…以前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裸照…」  (九)  两个人来到张玲的家中,悄悄的回到了张玲的房间。一进房间,张玲自己就急不可待地把自己的衣服脱下,一丝不挂的将自己美丽的胴体展现在陈仲强的面前。  一张绝色的俏脸,浑身白洁晶莹的皮肤,圆滑的双肩,两只小而丰满的乳房——下部微微的垂下,而粉红的小乳头却向上翘着,和白白嫩嫩的乳房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腰肢细而柔软,不足盈盈一握;两条修长的大腿就像画家用完美的弧线勾勒而成一样,紧密的夹着少女的蜜处,没有一丝的缝隙。平坦的小腹下面长着并还很多的阴毛,黑色的在灯光下闪着光泽。  面对这散发着少女幽香,就像大师手下女神塑像一样完美的身体。张仲强看得有点呆了,「好美啊…妹妹…你身体可真美…」上前用手抚摸着,「多美的身体…啊…好爽的手感…」  张玲去脱陈仲强的衣服,「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子啊?」  陈仲强的身体对张玲这样一个少女来说也是值得赞叹的,紧紧的皮肤,鼓鼓的肌肉,像充满无穷的力量。张玲伸出手握住了张仲强的鸡巴,「它好丑耶,可是,我爱它。」  面对一个美丽的少女,她一丝不挂,而她柔嫩的小手还握住你的鸡巴,你能怎么办?陈仲强本来软绵绵的鸡巴,立刻站了起来,变得又粗又大,撑开了张玲的小手。她的一只手根本无法合拢握住它。  「它变得好大啊,真好玩。这么大不知道刚才我的小穴怎么放下它了。」  陈仲强将张玲按得蹲在自己的胯下,一只手轻轻地扶在张玲的头后,另一手用食指和拇指捏着鸡巴的根部,压着向上耸立的它平行下来,正对着张玲的小嘴,碰到她柔软湿润的嘴唇。  「女人的小穴是会伸缩的,多大的鸡巴它也能放下,因为再小的婴孩也比鸡巴要大的多。却也能从这儿出来呀。」张仲强说「你要我吃下它吗?我可不会呀?」  「就像吃冰棒一样吸吮就行了,不过千万别用牙给我咬下来了,不然一会你的小穴就没东西干了,哈哈。」  「偏偏给你咬掉,你这个坏蛋…呜……呜…咝…咝…」把鸡巴含进了嘴里,就像是在吃一只美味的香草霜淇淋。全身因为自己这放浪的行为而兴奋的有些颤抖…小穴中开始涌出淫水来……  陈仲强的鸡巴在温暖的口腔中,被少女柔软的香舌爱抚着,更加的充血,坚硬,粗大了。他慢慢地在张玲的吸吮下抽动着。每一次的挺进都要把鸡巴头插进张玲的食道或气管中。  「哇…好棒…妹妹…你小嘴也好好玩哟…」  「呜…呜…」张玲又吸了两下把鸡巴吐了出来喘着气「人家…被你顶…得喘不过…气来…了,插…那么…深…」  「好了,不玩了。干你的小骚穴。」陈仲强说着,把张玲扶起,让她双手支在床沿上,弓起腰,撅起圆圆的屁股,又让她的双腿分开,露出已满是淫水的小穴。  「你的屁股也好玩,又圆,又软,摸着真舒服…」  「你爱玩哪里就玩哪里吧,快…好哥哥…插进来…我一撅起屁股就…想要…  来…我好痒…。我的身体都是你的…随便玩吧…快干我…「  陈仲强双手扶着张玲两片雪白的屁股,将鸡巴放到了张玲小穴的门前,一挺腰已经全根没入。又是爽得张玲一连串的浪叫。  陈仲强一边努力的干着张玲的小穴,双手也不停地在张玲可爱的身体上玩弄着。看着张玲被自己干得浪叫,身体不停的扭摆。心中自豪,更是卖力的抽插。  而越是这样,张玲就被越干的爽,叫得更是淫荡,身体也扭摆更加剧烈。  「我的好哥哥…好爽…啊……呀…使劲啊…啊…我不行了…干的好…我不行了…」  在张玲一声声的浪叫中,陈仲强这一次毫不停歇足足干了有半个小时。直插得张玲最后一动不动的。再也无力站在那里了,只得趴在床上,「哥…哥……我要…被…被…干死了…噢…小穴…要烂了…」  这时陈仲强也是强弓之末,觉得要射精了,「好妹…妹…累死我了…不干小穴了…干你的嘴…好吗?…」  「随便你…了…」  陈仲强将鸡巴从湿漉漉的小穴中抽出来,将张玲的身体翻过来,便爬上床,坐在张玲的双乳上,双手捧着她的头。将鸡巴插入张玲的嘴巴。张玲顺从的将双唇紧紧的合拢包住鸡巴,舌头舔着鸡巴头。  陈仲强在张玲的嘴里插了两下,就再坚持不住了。他使劲的抱住张玲的头按在自己的小腹上,鸡巴插进了张玲的食道,精液喷薄而出,灌进了张玲的肚子里……他们就这样休息了一会儿。陈仲强的鸡巴在张玲嘴中渐渐的软了下来。张玲这时就像一个妓女似的把陈仲软瘪的鸡巴舔得干干净净的吐了出来:「你好坏啊…把这种东西射在人家的嘴巴里。」  陈仲强从张玲身上下来,躺在床上,从身后搂抱着她的双乳:「我是为你好啊…没有安全套了,如果我射在你的小穴里,怕你怀孕的。只好射你嘴里了,好多女人都喜欢这个,你觉得怎么样?」  「不是什么多好的味道,不过,这样的干法很剌激。强哥,现在该说你的故事了吧?」  「你先说。」  「好吧,不过你可不能耍赖呀!」  「放心吧。」  于是张玲把怎么看到爸爸做爱,自己心痒难耐而手淫,今天为什么会在湖边的事从头到尾的对陈仲说了一遍。  「哈…哈…你这个小骚妮…你不感谢我吗?…如果不是我去找你,回家后还让你痒得发慌…」  「人家都被你干两次了,还把你带回家,你还笑人家。快说你吧。」  「好。」  (十)  陈仲强找了一个舒适的方法躺在床上,抚弄着张玲的双乳。  「其实,你是我干过的第二个女人,我的第一次,和以往的那个女人是我的妈妈…」  「你们母子…哇…太剌激了…」  「你看不起我吗?觉得我们不知羞耻?是吗?」  「不是的…绝对不是…真是觉得好剌激耶…我给你说,我看了我爸爸的事,我就常幻想能和我爸爸做,我很爱他。可是,我只是想想而已,不敢做的。快快说,你是怎么把妈妈搞上的。」  「你学会后,想勾引你爸爸啊?可是这第一次却是我妈妈主动。反正女人的小穴不会没人不想干的,不论是儿子还是爸爸可能都一样。我想你脱的光光的撅在你爸爸的面前,你长得这美,他也会动心的。好了,你听我说完吧。」  「我的妈妈叫周梅。」  「我们学校的校长也叫周梅呢。」  「她就是你们的校长,刚才你一说在那上学我知道了,你还和我妹妹陈丽丽同班对吗?」  「你就是陈丽丽的哥哥呀?怪不得,长得这么好看,你妹妹就好漂亮,你妈妈也是啊。喂,这么漂亮的妹妹,你搞上了没有…」  「我到是想…你还要不要听了…」  「好,好,我不说了,你讲吧」  我今年二十一岁,那是我十九岁那年的事。那年我高中毕业了,考上大学。  因此那个暑假我是过的轻松愉快,一点事也没有。但是猛然一轻松的我却在假期一开始就染上了一个坏嗜好——看色情的VCD,小说。  怎么会这样呢?这是因为在考大学前,我们有一个老师说为了给我们临近高考的学生放松压力,要给我组织男女生的配对游戏,就是男生干女生而已。  她给我说了这件事,要我参加。还借给我一张VCD,和一本色情小说。不过那时我太胆小,虽然,VCD和小说看的我是每天都要自慰,就像你现在一样,可是,我还是没去参加。但是在假期中无事可做的我每天都摆脱不了想女孩的心思,毕竟,我已经是一个发育成熟的男孩子了。  我在班上时有一损友,他学习不好,可是旁门左道却很多。暑假时有一天我到他家去玩,在他的卧室里看到一本色情小说,就借来看。  这种东西越看越是上瘾,后来,我连他借给我的色情VCD都不看了,没意思。小说看着过瘾多了,因为它是文字,你能想像。女主角,你想有多美,就有多美,想是谁?你就可以在想像中把她干了。  我的这个朋友也总弄到这种东西,我是看完后就去向他借。然后,躺在床上边看边自慰。这都快养成习惯了。  这一天中午,我又去问他借了本色情小说。回到家看了起来,这是一本描写乱伦的作品。母子,父女,兄妹等等。这本书不同以往的,印刷的很漂亮,还有彩色的漫画插图。  一半也没看完,我的鸡巴就在裤子里呆不住了,硬梆梆的站了起来。我拉开拉链把它放了出来,一边手淫,一边看…心里还想要是我那美丽的妈妈和我做这种事有多好,脑中浮现出妈妈美丽脸庞,漂亮的躯体…  我看的太专心了,什么也没注意到。妈妈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而且来到我房间——这也怪我太大意,急着看小说,房门也没关好就躺在床上看了起来。等我听到门响,一切都晚了,妈进来的时候我的手还在撸动着我的大鸡巴…妈妈把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我手忙脚乱,想要把裤子整理好,可是那硬梆梆的鸡巴却怎么也放不进去…  最后才想到拉过毛毯把它盖住。而这时妈妈已经走到我的床前,伸手拿走了那本小说。我想完了,这次我一定死定了…而妈妈却没有做声,只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就拿着那本该死的小说走了。  我躺在床上忐忑不安,心中想妈妈不训我,可能是要对爸爸说,让他来收拾我吧,哎,我怎么这么大意,…怎么办呢…完了…完了…  我正在胡思乱想了大概有一二十分钟就听见妈妈在门口喊我:「小强,你来我房一下。」  没办法,我只得下床整理一下衣服到了爸爸妈妈的卧室。妈妈坐在床头翻看着那本小说,我想大概是在找批判的论据。见我进来她把书向后粗略的翻看了几页,放在床头桌上。  「妈,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了。别和爸爸讲,我再也不敢了…」  「你过来…」  我犹豫了一下,无奈只得往前几步,来到她的身前。  「你自慰有多长时间了?」  「……………」  「别怕,我不是在怪你,你已经19岁了,身体已经以育成熟了,自慰是正常的现象,因为这是生理上的需求。你是男孩子,不知道,其实女孩子也是这样的。」  听了妈妈的话,我混乱的心平静了下来。心想,白白担心了一场。可是妈妈接下来却又吓我一大跳。她竟然伸手拉开了我裤子拉链,从我的内裤里掏出了我的鸡巴。  「妈,你做什么?」  「刚才你在自慰时想的什么?」妈妈微微一笑说道。  「我…」  「你看了这样的小说,难道你自慰的时候没想到妈妈吗?」  「我…,」我心中一片混乱,我的妈妈怎么了,怎么这样问?我怎么说呢?  「怎么不说话?我知道你一定这么想来着,有没有啊?」  「妈…,我…」  「妈妈不漂亮吗?看你的鸡巴可觉得妈妈好漂亮耶,它长大了…儿子…它可真是好宝贝,这么大…」  「妈妈,不可以的…」  「为什么…,你刚才也许还在想怎么干妈妈的…现在…不好吗?」  我的妈妈好浮荡啊,完全不像平时端装文静的模样。她一只手轻轻的撸着我那慢慢变硬的鸡巴,一只手把上衣的钮扣解开,又解开了里衬衫的钮扣,露出了雪白的肌肤,粉红色的乳罩……第一次看到真实女人身体,而且这个女人就是我妈妈,直把我看的血脉贲张。  妈妈继续着取下她的乳罩,一双坚挺的乳房跳了出来,在我眼前晃动着。在这一瞬间,我几乎要忘了这是我的妈妈,要扑上去爱抚这可爱的奶子了。  「妈妈漂亮吗?」  「噢…妈太美了。」  「想不想要妈妈啊?」  「可是…」  「不想那么多…你是个男人…我是个女人…来吧…儿子…看你的鸡巴都已经硬梆梆的了,…」  妈妈将身上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又将我的裤子也扒了下,我一动也没动,我内心中非常想上我的妈妈,可是伦理道德怎么办呢?看着妈妈美丽诱人的躯体,我虽然是骚动不安却仍在犹
    
    警告:大香蕉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广告合作:[email protected] 免责申明
    [老司机开车啦!!大香蕉视频,大香蕉在线视频,大香蕉在线视频,青娱乐,草榴社区,草榴在线视频,丁香社区,哥哥干在线视频,哥哥去在线视频,,久久在线视频,久久免费在线视频,] 版权所有 © 2010-2017 all rights reserved.